首页

在帮助船舶经营者、水险保险人和船旗国和其他客户处理下述事项上,我们具有非常丰富的成功经验:

● 解决船舶被滞留
● 在政治敏感的地方调解与当地利害关系人的冲突
● 调查和阻止持续性索赔
● 处理解决旧案
● 评估复杂环境下的物流发展机遇


 

 

业务覆盖的地理范围

我们代表联合国机构、船旗国、船舶经营者、租船人,物流经营者,水险保险人和私人投资者及其他客户在第一线处理全世界范围内的一系列敏感和棘手的问题,包括,但不局限于,以下国家和地区:

索马里,肯尼亚,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苏丹,也门,沙特阿拉伯,迪拜,伊拉克,约旦,伊朗,巴基斯坦,孟加拉,韩国,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刚果,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利比亚,加纳利群岛,丹麦,荷兰,德国


服务
我们的客户包括:船舶经营者、租船人,无船承运人,货代,水险保险人,联合国机构、船旗国、物流经营者,和私人投资者。

解决争议和冲突

我们专注和擅长于处理涉及文化及政治敏感性的棘手问题。

我们的工作目标是帮助客户解决问题。

我们谨慎细致地调查分析广泛意义上的当地“环境”,包括政治经济及人文环境。我们工作在案件的第一线。我们调查和确定问题的根本动态,关键的决策者和当地的关键利害关系人。我们向客户及时反馈报告我们的调查斡旋进展和案件的发展。当客户无法亲临时,我们经客户授权代表客户在一线解决问题。我们发展和建立了强有力的当地后勤和人脉。我们代表客户斡旋,谈判,确保我们的客户处于优势的地位,取得对我们的客户最有利的结果。

我们为客户创建实用,可行,高效,双赢的解决问题方案。

持续性索赔

我们研究针对船舶和其他运输经营者的持续性索赔,并制定有效的策略防止这些索赔的发生。

复杂环境项目

对客户难以接触的复杂环境,我们为其进行物流和商业可行性研究。


典型案例简介

货损索赔 –迅速释放被扣船舶

一艘船在红海港口被扣押,其被指控与一邻近的谷粮仓爆炸事故有关。索赔人要求船舶提供一大笔银行担保才放船,但是船舶经营者及其保险人经过多方努力仍然找不到愿意提供该笔担保的银行。AMSA接受委托后通过与当地的通代沟通合作,用四天时间以船舶经营者及其保险人可以接受的金额成功与索赔人现金结案。被扣船得以迅速释放,同时帮助船东避免了其与租家冗长的,费用高昂的停租纠纷的发生。

货损索赔 – 船员遭恐吓

货船到达非洲之角的偏远港口时发现货损,船员受到当地势力庞大的收货人的人身恐吓。AMSA接受委托,凭借我们对当地情况的了解和当时情况的调查分析,决定直接与该偏远港口当局交涉来介入事件,使得收货人停止了对船员的威胁。此番介入为船舶的保赔协会争取了时间,使其能与欧洲的货物保险人就该重大货损案件协商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我们了解该港口当时正在同一个与该港口接壤的内陆国家政府谈判过境协议。在案件解决后,我们向该内陆国家政府传递了这一港口当局在本案中的合作态度。该客观积极的反馈关键性地推动了进程,使得该偏远港口与该内陆国很快达成了过境协议。这是一个典型的取得了多赢结果的案例。
货损索赔 – 信息匮乏

AMSA受委托在一北非国家进行现场调查。调查内容是了解为什么一艘载有袋装大米的船舶被身为国有贸易公司的收货人拒绝卸货。调查结果显示问题与该贸易公司高层的腐败有关,而这些高层的地位较高,船东保赔协会在当地的通代无法对其施加影响。我们运用自身人脉网络联系上该国总统的贴身顾问,并通过该渠道成功寻求了一个让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的解决方案,促成了卸货作业的迅速完成,船舶得以离港。

码头损坏

AMSA成功代表船东、保赔协会和船壳保险人向一非常重要但又难以接触得到的中东国家交通部长表达诉求,使得一艘因在一个新的集装箱旗舰码头撞翻两个龙门起重机而被扣留6个月的散货船舶得以释放。

暴力冲突

西非某国港口,爆发了一起针对某船舶船员的暴力性抗议。起因是传闻说这些船员杀害了多名藏匿于船上意图偷渡的当地居民。涉事船在内河泊位抛锚,尽管当地部门一时无法登船,但他们不提供内河引水服务,以致船舶无法在缺少内河引水的情况下沿内河开往公海。AMS受委托与该国司法部及当地政府提出交涉。我们随后调查确认了这些官员所承受的政治压力,得以开启了谈判,达成了一个既为政客保留脸面、又同时能保障船员安全的解决方案。假如船东亲自参与谈判,他们可能会被暴民处以私刑或者被当局监禁。

冲突 – 油污污染

两个事故,一是在南亚的一个人口密集的港口城市,某船造成了重大的油污事件;二是在西非,某船疏忽大意将油货残留物排放到城市的淡水供应地。船方的处理方法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第一个事故中,船方派了个好斗的律师去跟港口官员谈判。第二个事故中,该船公司的高层管理者出于善意到现场,但却在抵达时被逮捕并送进监狱。

AMSA没有参与这两个事件的处理。但是我们对于在类似的敏感案件中架设与当地政府官员沟通的桥梁、建立双方之间的信任和信心具有相当丰富的经验。这些非常有助于船舶经营者在类似的案件中及时作出重要及合理的决策以解决问题,减少损失。

敏感的局面

一艘已完成卸货作业的船舶停泊在南亚某港口外锚地,船舶已备齐了离港需要的所有文件。然而,船长在起锚前接到当局的通知:该船因一货损案件已被提请保全,法院的扣船令正由小艇送过来。该船无视通知并开航离开。然而,不久后,租赁该船姐妹船的租家签发提单要求在该港口交付货物。船东委托AMSA 与当地法院的官员们会面,AMSA 与其商讨谈判,确保了该姐妹船到港卸货时没有被采取惩罚措施。

持续性索赔

AMSA 与船旗国在当地的外交大使合作,成功劝服一中东国家的省长干预并阻止当地的钢材及胶合板进口商联盟提起的一系列金额高达数百万的假货物索赔。

项目

AMSA在2003年(即萨达姆下台后)为私人投资者制作了一份针对伊拉克Um Qasr的详尽的物流研究报告。我们为联合国机构就索马里港口Mogadishu、EI Maan(2006)和Kismayo(2008)、为私人投资者和Gal-Mudug政府就Hobyo(2011)做了详尽的操作评估。


 

费用

对于任何委托,我们都承诺给予免费的案件初步分析。

一旦受托,我们给客人提供下述选择
● 按日费率计算
● 按照降低的日费率加上达成目标后获得的成功费用计算

我们理解客户委托我们的目的是解决他们无法自己解决的棘手问题。我们知道某些机构按照日收费,并且希望延长工作时间以增加收入。这不是我们的工作处事风格。我们在评估案情并确认可以帮助客户解决问题之后才正式接受委托。这就是为什么有时按照客户的需要我们会减少日费率,并且结合小比例的成功费用来收费。因为我们理解,当客户知道我们将会因为激励机制而在短时间内提供一个有利于客户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更容易接受这样的收费方式。


 

关于我们

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要求对案发原因、事实及当地的人文经济政治背景环境有深入的了解。

我们在各地有相当庞大的自身人脉网络,这些优秀的合作伙伴低调并且可靠。我们在商业运输和水险方面的背景,在处理紧急棘手事件的应急响应和人质谈判方面的丰富经验使得我们理解船舶经营者,其保险人和其他相关客户的需求,他们能做什么,又有什么不能做,或者在什么情况下不能亲临现场。

AMSA由Peter Astbury创办。

Peter早年在远东的船舶代理和船舶经纪公司工作。1990年到2002年,他就职于国际保赔协会集团中的一家老牌船东互保协会,担任区域主管。过去十年,他以应急事件处理顾问的身份,在案件的第一线,特别是在世界最具挑战性的司法辖区,为船舶经营者及其保险人和其他相关客户调解纠纷。2008年,他还作为技术专家小组成员之一,为联合国秘书长的索马里事务代表提供建议。